魔鬼的颤音
崩塌,变成瓦砾,然后呻吟呼号,一堆废墟…
http://mmq.blog.ifeng.com
发表 管理 分类 简介 头像 功能 音乐 友情链接 模板 个性域名

元清的大疆域与汉人无关

2015-10-06 10:15:38 编辑 删除

归档在 昔如烟 | 浏览 1980 次 | 评论 0 条

元清的大疆域与汉人无关

毛牧青/文

安徽一微友发微信,在转发一记者谈贝加尔湖的经济价值时称“我们的内湖、汉时的北海、苏武牧羊之地何时能够回归?”,并发出“昔日苏武牧羊地,今朝他国土,何时重归中华?期待ing”的感叹。

此观点值得商榷。我谈了自己如下观点:

世界各国历来疆土是变化的,没有永远一成不变的固化疆土。即便如此,汉代的西伯利亚区域即通常所说的“漠北”和“北海”一带广袤土地,严格讲也不属于大汉王朝。上世纪七十年代初,郭沫若考证唐代大诗人李白诞生地在巴尔喀什湖的碎叶城(今吉尔吉斯斯坦的托克马克市),说到底这个属于安西大都护府的重镇,在与西域诸国战事动荡中也不保证是大唐的可控稳定疆域。若把当年周边战战和和的民族国家和藩属国统统划入中国版图,那朝鲜半岛、东南亚、中亚、西南亚等区域的一些国家和地区如朝鲜、韩国、冲绳、越南、甚至尼泊尔和吉尔吉斯斯坦等等国家,都该属于中国了。

这种“爱国主义”是狭隘的、沙文的甚至有害的,只能误国害国,让自己傻逼很二,却浑然不觉……

该微友随后回应,似乎不太认可我的观点。他说:“我记得清朝与俄国先后签订《尼布楚条约》《恰克图条约》,才失去贝加尔湖地区,那儿与清朝的那些藩属国应该不同吧。”

我觉得他的回复很有代表性,对这两个条约也应客观分析并非一无是处。我便回复以下个人看法:

你说的这些恰恰证明了疆域变化的理由。我们常常喜欢谈论中国的版图之大,哀叹失去的疆土之多。我们知道,中国历史上最大的疆域是元朝和清朝,但那丝毫是不值得我们骄傲和自豪的理由。

恰恰相反,那是以汉族为主体的南宋和大明被外夷民族吞并即灭国的耻辱,也就是说,元和清大疆域,功劳原本就是蒙古人和女真人侵略和扩张的结果,与汉人无关。宋明汉人政权败北因素很多,但游牧野蛮少数民族打败农耕文明多数民族是个重要因素,汉族最终结局只能在胜利者蛮夷眼里,只是一群“亡国奴”和“下等人”而已。这样外夷建立的大疆域,除了自我丢丢难道还值得我们汉族吹嘘么?那岂不证明我们“入鲍鱼之肆,久闻不知其臭”的麻木?

若要说值得我们“骄傲”的话,只能感叹我们汉人之多文化之强潜移默化之牛逼,戎蛮狄夷可以灭了我们的尊严和王朝,最终还得被我等“大汉”文化传统所同化,无形中被汉化成为大中华的一员,“最后胜利一定属于我们”会自我陶醉一辈子……

“大汉族”思想要不得,洗脑的“爱国主义”更要不得。说到底,一些国人流露的这种无知无耻的“骄傲”和“惋惜”,不正是一种无聊和无畏的自我意淫么?

大约成吉思汗的子孙拓宽的疆域最大,当年都打到欧洲的多瑙河畔。但这种来无影去无终的“黄祸”,因游牧铁骑流动性和掠夺性强且人数又少,“马背政权”既无能力也无暇顾及占领区域尤其偏远地区,最终还是“黑瞎子掰苞米”再度丢掉。大清的辽阔疆域的形成也基本如此,努尔哈赤子孙控制的疆域尤其是原本祖宗休养生息的故土,让“老毛子”抢去也是常事,你说的《尼布楚条约》等几个不平等条约签订 ,就很能证明这一点:大清国内捉襟见肘无力抵御向东扩张的沙俄势力,只能恭让割地还是胜利后的主动妥协。这种灭自家威风长他人志气的外交耻辱,或者说是对内强硬对外软弱的政策,居然成就了后来几乎所有“天朝”领导人的“高姿态”风格,一直延续至今绝非满人所独有,以致有时连弱小国家也不把泱泱中华放在眼里。呵呵~~

不过,《尼布楚条约》和《恰克图条约》历来被我们一概否定的所谓不平等条约,客观讲也并非一无是处:起码客观上遏止了沙俄继续向东扩张的势头,在一定程度上维护了大清领土主权完整,这种“相对稳定”一直持续到鸦片战争前夕,是为其一;两个条约签订后,中俄两国东段边关地区两国人民和平往来,互市贸易得到很大的发展,是为其二;为中俄两国人民接触提供了直接对话的场所和条件,增加了两国人民间的相互了解和文化交流。

                          2015年10月1日

   链接想到新老少先队队歌及其它

有不一样的发现

0
上一篇 << 想到新老少先队队歌及其它      下一篇 >> 爱国是什么?再发6篇旧博文
 
0 条评论 / 0 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管理

关于博主

毛牧青

2011年5月起,一个退休多年的老家伙开始在这里发飙……

博文相关

凤凰博报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