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鬼的颤音
崩塌,变成瓦砾,然后呻吟呼号,一堆废墟…
http://mmq.blog.ifeng.com
发表 管理 分类 简介 头像 功能 音乐 友情链接 模板 个性域名

再读哈特《二战史》“译者的话”

2015-08-21 12:23:17 编辑 删除

归档在 昔如烟 | 浏览 1 次 | 评论 0 条

1978年的《二战史》中译本

这是该书“译者的话”的一段话,我用红笔勾出

再读哈特《二战史》“译者的话”

毛牧青/文

“文革”后期和结束后,由于众所周知的因素,我国有关世界多流派社科方面经典著作出版的极少,这使我国思想界学术界等领域创新大大落后于世界步伐。随着思想解放和某些禁区打开,就有了1970年代末到1980年代初,大量西方各类学派的论述著作翻译、出版和发行,一度呈现出百花齐放的局面。我手头的一部30多年前购买的、由英国闻名于世的军事理论家、历史学家和传记作者利德尔·哈特所写《第二次世界大战史》巨著,就是其中的一本。

 这部由上海市政协编译工作委员会翻译的史书,在由我国最具权威性的上海译文出版社出版。书的开头“译者的话”在肯定了哈特该书“叙述比较翔实,分析也比较客观”等后,却在最后一段声称“本书对毛主席、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八路军和新四军抗击日本帝国主义的伟大,只字未提,这是本书的一个很大的缺点”。这段自我高抬的大言不惭,当年我看了就发笑:

 第一,哈特是仅用30几万字去记录世界各国的二战粗轮廓,讲述的是影响历史和战局的政治、军事大事件,具体某国某个形不成太大气候的力量,他不可能面面俱到。况且他不是有亲共倾向而单独专访延安和民众的、鼓吹“红色革命”的记者斯诺先生,而是更高端更客观的学者和军事家,他可是现代化海陆空立体战的发明鼻祖之一哈。不提及毛泽东和中共当年抗日的作用,自然有其深邃的道理。

 第二,毛泽东和中共控制的地域政权,当年在国际上并非承认的合法政府,国际承认的仅仅是蒋介石和他领导下的中华民国。而八路军和新四军虽是红军和苏区游击队组成,但其编制仍是国军(国民革命军)番号,中共实际控制但名义上仍属于老蒋的调遣,抗日的“一个政府一个领袖”这点,在当年二次国共合作后毛泽东的一系列著作中多有论述。这里我特别举出《二战史》里一个例子:南斯拉夫的铁托和他领导下的抵抗游击队,被哈特多次提及。同为共产党领导的抵抗法西斯武装斗争,铁托及其游击队是游离南斯拉夫其它任何政府外的独立抗击运动,他们付出的惨重牺牲代价,使得南斯拉夫成为二战死亡人数最多国家之一。铁托及其军队,的确是南斯拉夫抗击法西斯战斗的中流砥柱。这点上与毛泽东和中共实际领导的八路军和新四军有着巨大的差异。哈特提及铁托抵抗运动,是巴尔干半岛国家抵抗运动的重重一笔不能忽略。而编制为国军的八路军和新四军,哈特已把它化为老蒋领导下的整个中国抗日中流砥柱的一部分,他绝不会愚蠢地在“宜粗不宜细”世界大事面前主次不分。这点必须弄清楚。

 第三,中国抗日主力和正面战场对决的中流砥柱,主要是国军,看看几次著名的大会战就会明了。而共军的抗日成果,主要渲染的是消灭日军辎重部队的“平型关大捷”,及后来那场暴露我军主力、最终导致日寇集中兵力对边区实行了残酷的“大扫荡”这种得不偿失、我们曾一度不愿公开宣传的“百团大战”。即便是这两次战役,也还是在“友军”即其它国军协助下取得的。对共军更多的是“到敌人后方去”小打小闹的游击骚扰战,哈特巨著里自然不足挂齿去泼笔墨。

 第四,哈特着手这部著作全过程,正值二战后“冷战”时期开始和顶峰。作为一名严肃的西方学者,他不会采取强烈的或偏激的意识形态政治倾向,去记录这个曾消除不同意识形态而结盟共同反击法西斯的各个国家的历史事实。他不提及毛泽东和中共,说明在记录历史事实中他的不偏不倚公正立场,恰恰是在尊重历史。

 当年我国在出版这部史书,会出现这段让今天人们感到发笑的论述,其实不难理解。这很符合当时我国的政治气候和政治环境。

 历经“反右”、“四清”和“文革”20年的“非常时期”后的改革开放初期,你若稍许注意,在类似海外尤其是西方的出版物里,国人译者或出版者的“前言”或“后记”评述中,都会有一些“批判”作者或作品的赘述,或是“观点是反马克思主义”或是“站在资产阶级立场上”云云,似乎不这样说,不足以证明译者或出版者自己笃定是站在马克思主义或无产阶级立场上似的。即想肯定这部著作,却又不得不违心说些冠冕堂皇的革命术语,借以达到“既当婊子又立牌坊”的实用目的。

 对这种貌似“一贯正确”和“唯我独革”作法,我自然理解。是啊,历经几十年的宇宙真理的教诲,以及历次政治运动的调教,我们的“公知”和“专家”听话的多了。当然,这种“表忠心”的态度,有两种可能:一是许多国人被整怕了,不得不说些违心的话来搪塞,玩儿的是“明修栈道暗度陈仓”把戏;二是的确有一些人被洗脑,有意无意识随气候跟风表忠,成了断了脊梁骨的狗狗。用过去话说是“舆论一律”的跟屁虫,用眼下时髦的话说是在“舔菊”。一句话:为了自保,大家都学乖巧了!

 有意思的是:“本书对毛主席、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八路军和新四军抗击日本帝国主义的伟大,只字未提,这是本书的一个很大的缺点”这段话,后来再出现已经删除(见“百度百科”的《第二次世界大战史》解释的总纲和写作背景链接:http://baike.baidu.com/link?url=KusoYRFAVuKvIit9FAtKo14P8N_yU2L3oyL9bbO39ciYztHOECY0uJ6ZocrUfm46ZZjhXAWNprOh88TypI5DmWQnuaWNNFX6gN7KqICL0JO)。显然,后来有人感觉这段话说的太没技术(政治)含量,或者说太没说服力了,在历经与时俱进的磨练和冷观世界风云的多年后,翻译者和编辑们或许分析鉴别能力相对成熟多了。呵呵~~

 其实这段话不但反映了一些国人和掮客的历史轨迹,更反映了另一种羞羞答答夸大自身历史作用的篡改历史倾向。这种曲径通幽移花接木的篡改,与60余年其它赤裸裸的历史篡改,有着异曲同工的妙用。这两天,围绕八一电影制片厂拍摄的电影《开罗宣言》一组海报引发一片骂声。该4幅海分别以罗斯福、斯大林、丘吉尔和毛泽东的形象,分别很突出地出现在观众面前,而真正代表当时中国政府参加开罗会议的蒋介石,却被排除在外,以致惊动海外“敌对势力”媒体的嘲讽。甚至连一贯以“爱国”、“左派”示人的《环球时报》都看不下眼单独发文质询,足见我们低能般的篡改历史和造假,已达到了何等地步。

 说来可笑,我们历史上一贯絮絮叨叨谴责日本右翼军国主义分子篡改侵华历史,翻历史旧账抗议日本政府的顽固,可我们自己呢?呵呵~~大家看的明白,这些我就不多说了,附上一篇我的旧帖《看朝鲜停战签订协定宣传画所想到的》于后,算是一点补充吧。

 利德尔·哈特是位严肃的历史学家.《二战史》是其生前最后的一部巨著,写于1947年,历经20年查阅大量翔实历史档案、采访多名敌对双方的政治军事要人、考察当年的战场,含辛茹苦才完成,足见他为了这部著作的严肃性和真实性下了多大的功夫。近半个世纪过去了,今天回头再读这部史诗巨作,由于历史的局限,可能还存在一些不足尚需更正或补充,但《二战史》还是能经受时光考验不失为一部世界级的好参考书籍。而我们的一些教科书、回忆录、XX史,抑或历史纪实著作呢?随着一波波的政治风云变幻,又有几部能经受今人和后人的推敲呢?更不用说许多国人依旧在无意识中被愚弄被欺骗,继续经久不息上演《皇帝的新衣》闹剧哩?

 历史看待我国特色历史学家,我们曾有绝对高端大家的“变色龙”和“舔菊派”郭沫若先生,也有相对低端的学者“小爬虫”和“媚上派”戚本禹同志。为何又过了30余年,我们特色下的祖国,仍在源源不断制造着大大小小去为政治实用,毫无羞愧之心的编造篡改历史真相的“正能量公知”呢?

 这是一个很值得反省的历史问题,也是一个难以纠正的历史难点!这些不从根本上去纠正,也只能熙熙攘攘衍生无数不明真相盲目跟着喧嚣的“愤青爱国者”……

 打住罢。以上就是我读《二战史》的一点粗略感受。谢谢诸位耐着性子读完。

             2015年8月18日中午草就

附我的旧文:

有不一样的发现

0
上一篇 << 钠遇水爆炸:这是低级常识!      下一篇 >> 請觀賞《大自然在說話全集》視頻
 
0 条评论 / 0 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管理

关于博主

毛牧青

2011年5月起,一个退休多年的老家伙在这里说话……

博文相关

凤凰博报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