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鬼的颤音
崩塌,变成瓦砾,然后呻吟呼号,一堆废墟…
http://mmq.blog.ifeng.com
发表 管理 分类 简介 头像 功能 音乐 友情链接 模板 个性域名

“沈崇”追“小丁”去了

2014-12-21 23:05:49 编辑 删除

归档在 昔如烟 | 浏览 2069 次 | 评论 0 条

沈崇

50年代末的“沈崇”和“小丁”

沈崇

老年的“沈崇”

沈崇

2011年黄苗子去世,沈峻手书《悼苗子》

“沈崇”追“小丁”去了  

毛牧青/文

历史,有真相也有谎言,但真实的历史,从来是不回避真相的。

一些当事的人物,无论是大人物还是小人物,当被做为政治权术的操控底牌,ta极可能是一场闹剧的玩偶,或者说是个悲剧性人物。

68年前震惊中外的“沈崇事件”女主角沈峻,就是这样一个历史人物。

2014年12月11日晚,这位改变当年中国变革的重要人物之一沈峻老人,因肺癌在北京去世,享年87岁。

“沈崇事件”波诡云谲,半个多世纪来真相似乎是“犹抱琵琶半遮面”,传言真相搅拌一起真假难辨,像是“斯芬克斯之谜”……

“沈崇”对“小丁”不离不弃,没有随儿子移居美国,却独自高龄一直陪伴丁聪先生过世,独守故土5年后,也驾鹤追“小丁”去了,让人不胜唏嘘。

过多的故事过多的疑问过多的平淡我不想多说了,只想给这位老人一份安宁。

发我一篇5年前的悼念漫画家丁聪的文章《那个叫小丁的漫画家去了》,算是我对“都走了”的这两位我很尊敬的老人一份怀念吧。

附:百度百科的“沈峻”介绍链接:

http://baike.baidu.com/item/%E6%B2%88%E5%B3%BB/16400636?fr=aladdin

                                  2014年12月20日

沈崇

和丁聪夫人聊天

2012年6月13日     ◎文:丰蔚佳    来源:申江服务导报

丁聪笔下的夫人沈峻与儿子。这是丁聪给家人画的唯一一幅画。

 3年前的5月26日,漫画大家丁聪在京仙逝。夫人沈峻遵其嘱,不留骨灰,不办仪式,拗不过家乡人盛情,只剪去丁聪一绺发,和着一节骨、一颗牙,还乡小镇枫泾,将丁聪安置在父母身边。3年后的5月28日,沈峻再回上海,却不为丁聪而来。“丁聪正在天上做快乐的单身汉,我就在地上做一个快乐的单身汉吧。”85岁笑颜间,我看见“鼓盆而歌”的洒脱。
    聊丁聪  他做了他喜欢的事,没遗憾了

  丁聪去世后不久,沈峻大病一场,是肠癌。开完刀,并发大面积心梗、胃大出血,医生直摇头说“尽力了”。儿子从美国叫回来了,亲朋好友围了一屋。病房里其他病人看到这阵势,全吓跑了。不曾想在鬼门关前转悠了一星期,沈峻又回来了。醒来第一句就是玩笑:“你们想看我最后一口气怎么咽哪。”
   朋友说沈峻命大,她说:“上帝不要我。”朋友说:“不是上帝不要
你,是丁聪不要你。他才自由了几天,你又要去那里管他,他不要你管。”沈峻就说:“他在天上做快乐的单身汉呢,我就在地上做快乐的单身汉,我们都很快乐。”
   人们眼中的丁聪是“讽刺幽默大师”、“时代身上的牛虻”、“有独立风骨的知识分子”……而在夫人沈峻眼里,丁聪“就是一个好人”,“结婚时就有人问我看上他什么了,我说就是‘好人’两字。这辈子实践下来,印证了我当初的看法。”
  “这个好人一辈子喜欢画画。活到93,除了受难的日子,顺当日子都在画画,他做了他喜欢的事,没什么遗憾了。他死后,网上悼念的文章数不清,一个画家能做到这点,也可安慰了。这一点,我想起来就觉得他值。”
   聊生活   一封家书
   一位是漫画大家,一位是名门后代。这对夫妇在中国历史进程中所起的作用未来或许会证明。
   丁聪大沈峻11岁,沈峻却是丁聪的“凶家长”。说起这事,沈峻笑,“丁聪老在朋友面前说我坏话,人越多还越来劲,开始朋友信以为真,说多了才知道他在作秀。其实在家我就一办事儿的,办展出书做家务,后来连丁聪的文章都是我写的。那时没有电邮,邮局上上下下我忒熟,丁聪打趣说邮局应该给我发工资。”一辈子相濡以沫,丁聪走时,沈峻写了封信揣在他身上。信的内容是:
   小丁老头:
   我推了你一辈子,也算尽到我的职责了。现在我已不能再往前推你了,只能靠你自己了,希望你一路走好。
   我给你带上两个孙子给你画的画和一支毛笔、几张纸,我想你会喜欢的。
   另外,还给你准备了一袋花生,几块巧克力和咖啡,供你路上慢慢享用。巧克力和咖啡都是真糖的,现在你已不必顾虑什么糖尿病了,放开胆子吃吧。
   这朵小花是我献给你的。有首流行歌曲叫“月亮代表我的心”,这朵小花则代表我的魂。
   你不会寂寞的,那边已有很多好朋友在等着你呢;我也不会寂寞的,因为这里也有很多你的好朋友和热爱你的读者在陪伴着我。
   再说,我们也会很快见面的,请一定等着我。
   永远永远惦记着你的“凶”老伴
                                 沈峻  
                                2009年5月26日
   聊友情  她管的老头 都是“国家一级文物”
   沈峻帮丁聪出过一本《文人肖像》,是丁聪所画的大批文化名人肖像结集,沈峻还匿名写了“编者的话”。“编者的话”里留了个谜面:“书中有五对夫妇,如按拼音排列,他们就要成为牛郎织女,所以打破点规矩,让他们夫唱妇随,读者看起来当会更有意思。”
   从书里找出冯亦代黄宗英、黄苗子郁风、钱钟书杨绛等,问她“跟哪对夫妇交情最好”?沈峻说“都好。我和丁聪朋友多,朋友胜过家庭”。“朋友们都管我叫‘家长’”。黄苗子家闹蟑螂,沈峻带药上门,教保姆怎么灭小强;叶浅予住得不远,知道老头是南方人爱吃鱼,沈峻三天两头做鱼送过去。“龚之方,多有才的一位报人,退了以后定居苏州,热闹惯的人,一个人特不习惯,我就一直给他写信。有一次我在黄永玉家给他打电话,然后黄永玉、丁聪也轮番和他讲话,他后来跟我说‘激动得要休克了。’”
   还有一位朋友,沈峻照顾了整整八年。一星期两次,从丁聪夫妇住的西城,骑自行车一小时赶去东城的北京医院,风雨无阻。有时朋友来电话:“沈峻啊,你们没空就别来了。”丁聪在旁边听着,就说“他想你了”。沈峻于是再“加班”一趟。问沈峻这位朋友是谁,沈峻想不起来,“过了就过了。”不过她又风趣地加了句:“我管的老头可都是国家一级文物!”
   因了夫人,丁聪与很多朋友的友情长久保持着。
 

   聊生死  在墓地喝咖啡

   丁聪墓园,坐落在古镇枫泾墓园,一座5米高的青石丁聪雕塑像远远就看见。“都是乡亲和朋友张罗的。”沈峻只参与了其中一个小设计:在雕像前搁一石板,造型是中国传统文化的卷轴,四周围着些“一摞书”造型的石头凳子。凳前的小草坪四季有花,草坪上的三棵树撑出三片荫凉。

   2010年仲夏,沈峻和朋友来看丁聪。草茵茵的,花正开,咖啡在“卷轴”上飘着香气,朋友们坐在“书”凳上听音乐,看丁聪生前的录像,聊些熟人熟事,丁聪也“坐”在那里微笑着听。

   祭奠的一般形式就是到墓地献束花鞠个躬,哪有在那里喝咖啡的。“我这个设计还不错吧。”沈峻说起这个有点得意,“我还送了一枝玫瑰给丁聪。我不送菊花。”

  “黄苗子走前我去看他。黄苗子羡慕丁聪,说他怎么走得那么潇洒,走得干干净净?我说因为丁聪有我这个霸道的家长替他挡着。后来黄苗子走了,一会儿展览会,一会儿追思会,把我也累得够呛,开会不能不发言啊,我就写了个纸条:八十交情百岁长,飞天不待祭灶王,如今猫仔辞猫园,天堂重开“二流堂”。丁聪宪益天门见,又见唐瑜吴祖光,郁风朗笑高声道:人间只留“万荷堂”。纸条不知被谁拿走发表在了报纸上。”

   死亡不再是那么悲切,愉悦的墓地洒着阳光。沈峻有种让悲伤人间蒸发的超能力。

   聊晚年  生活从85岁开始

   接受采访后,沈峻去了武夷山旅游,回来告诉我她去漂流了,“不是很急的漂流,平稳地坐着,看看两岸景色,很不错的。”去年她还去了亚布力滑雪。

   85岁的沈峻身材高挑,思路敏捷,出语幽默,笑说自己是“80后”;家里只有青年报,不看老年报;评点《舌尖上的中国》拍得不错,“如果年轻一点,我一定要弄一条以小吃为主的旅游线”。

有不一样的发现

0
上一篇 << 由“呼格吉勒图冤案”谈“严打”      下一篇 >> 穿汉服“抵制圣诞”是场炒作闹剧…
 
0 条评论 / 0 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管理

关于博主

毛牧青

2011年5月起,一个退休多年的老家伙开始在这里发飙……

博文相关

凤凰博报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