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鬼的颤音
崩塌,变成瓦砾,然后呻吟呼号,一堆废墟…
http://mmq.blog.ifeng.com
发表 管理 分类 简介 头像 功能 音乐 友情链接 模板 个性域名

印尼9.30事件:那段被淡忘的大屠杀(2)

2014-09-29 13:34:35 编辑 删除

归档在 昔如烟 | 浏览 6314 次 | 评论 0 条

印尼9.30事件:那段被淡忘的大屠杀(2)

上接第一部分:http://blog.ifeng.com/article/34138163.html

六、“9.30事件”对我国与印尼关系及世界的影响

首先,印尼与我国关系彻底破裂

9.30事件”后,我国与印尼由“情侣”瞬间变为“仇敌”,两国关系跌至冰点,一直持续到苏哈托临倒台前夕的1990年,才恢复邦交关系,曾沾满无数印尼共、华人和左翼民众鲜血的屠夫苏哈托,也成了“中国人民的老朋友”,让人不得不感叹世事的多变和虚假的作弄。

应该客观说,印尼“9.30事件”导致苏加诺的左翼政权,一夜间成了苏哈托的极右政权。而我国当年正值“文革”前夕,强调“阶级斗争”和“反修防修”的革命狂热急剧向极左方面转。两股力量碰撞肯定是针尖对锋芒各不相让。从1965年“9.30事件”后的所谓“挂旗事件”引发的印尼暴徒冲击我大使馆和各地领事馆,导致我国由开始低调沉默反弹为强烈抗议,并发社论谴责印尼反动派的暴行,以倾向性的报道公开支持印尼人民起来革命,让两国关系急剧恶劣再度升级。到了1966年和1967年“文革”,印尼又多次冲击打砸我使馆抢伤外交人员,又导致我国红卫兵的反报复打砸印尼驻华大使馆……最终两国民众都失去理智,印尼华侨便再度成了消气包和宣泄桶遭遇烧杀抢砸报复,两国彻底断交自是后话了。

看来,有时“右”和“左”的东西表面看势不两立,却往往实质效果和性质是一样的。这点今天回忆起来,两国都应该自我反省。

具体的就不谈了。当年两国冲击对方使馆内容,请见我的旧帖:《1967年发生的“三砸一烧”事件》第三部分。链接:http://news.takungpao.com/history/dongjian/2013-09/1911076_4.html

其次,世界政治力量发生了显著变化

印尼是2亿人口的大国,在反帝反殖运动的第三世界(即不结盟运动国家,当年还没有“第三世界”这个概念)中影响力很大。苏加诺的左翼倾向一度让世界力量对比上,明显有利于“社会主义阵营”及“同盟军”。但苏哈托上台后,这种力量对比使天平逆袭大幅倾斜。当时另一件国际大事是中苏决裂,两党“论战”口水仗正打的火热,使得当年国际共运陷于混乱,形式上的“社会主义阵营”铁板一块实际上不复存在,令西方幸灾乐祸弹冠相庆。这些因素使得所谓的世界政治力量趋势有利于西方。

有一点可以肯定:苏加诺一系列疏西亲共进步举措,自然会成为西方某些国家的“眼中钉”和“肉中刺”,必然会竭力瞅空策反改变这种被动局面。关键还是苏加诺政权的过于自信、艾地等印尼共高层错误估计形势的不当行为所致,最终酿成苏哈托政变后毫无力量抵抗终于败北。我还认为有一条,当年正是“中苏关系破裂”,印尼共明显站在中共一边,这让苏共很不舒服,自然会对印尼共被屠杀采取幸灾乐祸的围观心态。这些都是导致“9.30”这起震惊世界的大屠杀惨烈发生难以制止的诱因。

苏哈托掌权后,随即与美英等西方国家建立亲密伙伴关系,并恢复和改善了与马来西亚的外交关系,印尼对东南亚地区的影响力增加。并于19678月与东南亚的泰国、马来西亚、菲律宾新加坡5国发起“东盟”,成为东南亚一个强有力的政治和经济组织。

第三,“排华”成了印尼的常态

1965年“9.30事件”发生后,在我国并未引起太大的波澜,也仅仅在舆论上强烈谴责暴行而已。究竟被苏哈托集团杀害了多少华人国人几乎无从知道。但造成大批华人华侨被迫返回大陆、台湾和流落世界各地,却是个人人知晓的“难民潮”。我仅举个例子说明当年“9.30事件”排华有多么严重。1966年底到1967年后的两年里,我曾上学的一家印染厂实习,先后突然来了几波男女陌生人,随后成了车间里的学徒工。当时我很奇怪就问师傅,他们只是回答是“印尼回国工作的华侨”,其余的他们也不知。多少年以后我终于恍然大悟,那是“9.30事件”政变上台的苏哈托集团屠华排华导致的“华人归国潮”。我讲的只是青岛的一个国有企业的一斑,想想青岛其它厂子和全国各地,这个数字肯定不在少数。据说当年东南沿海地区,我国还专门建立农场安置华侨,可见被迫归国的华人不在少数。

为何印尼华人遭此大难?我认为有以下几个主要因素:1、华人的经济地位高引发当地人的“羡慕嫉妒恨”。华人“下南洋”经营几代人,逐渐成了印尼经济命脉的大咖,对印尼的经济影响举足轻重,这让当地土著人心理很不平衡。外加许多民族问题、宗教问题等糅在其中,一有风吹草动,华人往往会遭遇厄运。2、许多华人是印尼共党员和同情者,这为苏哈托提供了转移社会矛盾和打击目标的绝佳机会。印尼共产党从高层到基层,不少华人充当领导或骨干。这种华人成分的组织结构,也给印尼右派找到屠杀华人的充足借口。3、右翼集团煽动民族仇恨。苏哈托上台后,借印尼经济处于崩溃边缘和社会矛盾激化,故意煽动底层民众把矛头指向华人。即便不少并不亲共的亲台亲国(民党)华人,也被波及成印尼的贫穷是“因为华人通过印尼共的势力进行的掠夺”,并谎称“9·30事件”也是通过“在华人和中国政府的直接指挥”等谎言,极力煽动民族仇恨对所有华人反攻倒算。这三点促成政治有意转嫁矛盾和超政治因素民族矛盾交汇在一起的暴戾宣泄。

在这种官方支持和煽动的情况下,大批不明真相的印尼底层民众,把愤怒全部宣泄到华人身上,疯狂打、砸、抢、烧、抓、奸、杀,对老、幼、妇、孕更不放过,残害手段极其残忍。这从“9.30事件”和1998年两次震惊世界的反华排华恶潮,成千上万华人被杀被奸被抢夺财产被赶出家园被迫流落海外的事实,据法国《新观察家报》和英国《卫报》在19663月、4月先后引用西方外交官员的材料,说被杀害者为“30万到35万人”;“很可能在60万人以上”;“单单在巴厘,可能就杀了40万人”。

结果几十万华人被杀被抓,几十万人拖家带口逃往海外各地。客观讲,美国、澳大利亚等国曾给予人道的救援。相比之下,当时的客观逆境,决定了我国解救华侨同胞的动作收效不大。“9.30事件”后,大量印尼华人被迫回到大陆、香港和台湾,我国启动了史上最大规模的撤侨活动,时任副总理兼外交部长的陈老总曾公开宣布准备从印尼接侨60万,但到了19671030日我国与印尼断交止,实际才接侨9万多人。从1960年到1967年,总共有20万华侨回国。

由于印尼单方撕毁两国间的双重国籍协定,让不少印尼华人的国籍至今仍有含混不清;即便而当地幸存的华人,也只能在1970年代无奈改为印尼国籍,被迫放弃中文姓氏使用印尼名;华人被禁止使用中文,不准开办华人学校,不得进入政府部门工作,种族歧视和种族仇杀一直延续至今(1998年的第二次排华、屠华就是证据)……只是苏哈托倒台后的1999年,有华人血统的学者瓦希德等人当选印尼第四任总统。他积极推进民族和解和国家民主建设,取消了部分歧视华人和其他少数民族的政策,印尼的华人条件才有些好转。

第四、进入了苏哈托的独裁时代 

1967年到1998年,苏哈托利用他军人铁腕的独裁统治了印尼32年。这32年里,既有政治上的独裁,又有经济上的突飞。

由历史的客观定位看,苏哈托时期印尼致力发展经济,特别在90年代印尼曾是亚洲经济成长最快的国家之一,年增长率达6——7%,加上印尼拥有大量石油、天然气等资源,背后又有西方国家经济技术援助,也被一些人称为“印尼发展之父”。在亚洲区域稳定上,苏哈托在任时积极促成“东盟”的成立,并利用控制多条海上战略航道实施“海洋外交”,在一定程度上牵制了我国。

然而,苏哈托始终牢牢掌握大权。在他专制独裁统治下,不仅导致政治体系官僚体制贪腐横行,自己和亲信也陷入寡头利益集团的争权逐利,更纵容家人对国家财富的巧取豪夺……他倒台后给印尼也留下许多问题,迄今仍未消除他的阴影。

1998年的“金融风暴”使得苏哈托政权陷人风雨飘渺中,国内大学生示威抗议风起云涌导致苏哈托武力镇压,终于触发社会动乱。这一年气数已尽的苏哈托政权气急败坏,转嫁社会矛盾印尼史上第二次最为疯狂的反华排华的打砸抢烧奸杀抓恶潮。不久苏哈托下台,并因涉及6亿美元的贪污弊案而遭起诉,至到检察总长于2006年宣布终止起诉。但国际和舆情对印尼新政府不再追究苏哈托舞弊案颇多微词,世界银行就曾爆料,状指苏哈托是所涉金额350亿美元的全球头号贪污犯。

苏哈托的32年“强人政权”轨迹,也验证了一些独裁国家或地区经济繁荣的印记,这从当年“亚洲四小龙”(韩国、新加坡、台湾和香港)、“亚洲四小虎”(泰国、马来西亚、印尼和菲律宾)中某些独裁政权如韩国、台湾等,可以看到一些“强人政治”的影子。苏哈托就是其中一员。如何客观评价这些独裁者的功与过,不同利益获得者答案也各不相同甚至大相径庭。见人见智吧。

苏哈托现象不但折射了一代枭雄的贪腐暴虐集团的崩盘,同时也宣布东南亚最后一位强人政治年代的终结。问题是“强人政治”人去影在,许多亚洲国家新一代政治领袖尚无决心和能力,去对旧政权贪腐群体进行清算,有的反倒成了新的特权集团或旧的特权利益集团的庇护者。这种现象在民主法治国家几乎是不可想象的怪事。我们还见得少么?

具体情况请见下面我6年前的旧文《该死的苏哈托》部分内容:

七、多余的话

我不是狭隘的民族主义者,更不是煽动民族仇恨的极端分子,但最近我在想:作为一段震惊世界的历史惨剧,《我是杀人魔王》这类的片子,故事虽然发生在印尼,但有关几十万我国同胞遭遇生命涂炭,出于亲情未免也应该率先拍摄这部片子警示后人,只可惜被外国佬捷足先登抢了头科。人家老美拍摄人员能冒生命危险,历时6年拍摄这部记录“9.30”大屠杀影片,为什么我们如今国际地位高了有实力了,却不能或不敢为血浓于水的海外同胞大悲剧呐喊一声,甚至至今仍基本噤声令许多年轻过人不知这段历史,国人导演就不能拍或不敢拍这样的作品呢?我不知这应该高兴还是应该悲哀?!

请不要忽略海外尤其是东南亚诸国的华人的存在,当年八年抗战,他们与国人共赴国难,捐款捐物支持我国抗日,许多热血儿女归国血洒“异乡”。我们不能只对“南京大屠杀”30万同胞幽灵念念不忘,而回避为“印尼大屠杀”死难30万同胞的冤魂呼号。那样,我们只能有愧于炎黄老祖宗!

不敢多问多说了,算是在“9.30事件”发生49年后,我草草撰写此文后随便拽上一个“多余”尾巴吧。

                 2014年9月15日——21日

有不一样的发现

0
上一篇 << 印尼9.30事件:那段被淡忘的大屠杀…      下一篇 >> 给力的头版头条大标题
 
0 条评论 / 0 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管理

关于博主

毛牧青

2011年5月起,一个退休多年的老家伙开始在这里发飙……

博文相关

凤凰博报微信